缘起和理念

 

      从2005年开始,天下溪已经做了十年乡土教材,从拉市海,到科尔沁、湘西,再到阿坝州的羌族藏族地区,我们为这些地区的小学生编写了乡土教材。   

      我们为什么要选择做这件事?

      那是因为,在主流教育中,从小学到中学的教育基本都是为了考大学的教育,学生们学习的内容,无论是地理,还是历史和常识,都是关于整个中国而没有关于他们自己的家乡的。提到祖国的标志,就是天安门,长江长城,黄山黄河,这些对于绝大多数学生来说,都是陌生的。他们见到的是家乡的山水和土地。但是,他们在学校学习的知识里,却没有关于家乡的内容。了解家乡,并热爱自己的家乡,也许就应该是爱祖国的基础。

      然而家乡虽然是他们所熟悉的,却不一定是他们了解的——世世代代的生活,日日所见的家园和山水以及人群,都会因熟悉而漠然。引导学生们了解自己的家乡,传承家乡世世代代积淀的深厚文化,应该是每一个孩子成长过程中必要的营养。

      我们编写乡土教材,就是希望项目地的孩子们,能够关注家乡回到生活,在生活中学习,用家乡文化的精髓滋润自己,以家乡文化为自己成长的力量。

      学习首先应该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因此,我们的乡土教材不是简单的乡土知识介绍,而是一部有灵魂的乡土文化传承的导引书。我们所强调的乡土文化,指的是项目地的人们在自己独特的自然生态文化和历史中积淀的生活智慧和人文精神。我们希望这些生活智慧和人文精神在同学们身上得到继承。我们希望,那些将来走出家乡的同学,能因为了解到自己家乡的丰富文化而充满自信,我们希望,那些留在家乡的孩子能够以自己家乡的文化为资源规划自己未来的发展。我们也希望那些开展了乡土文化教育的地区的孩子们,能够留在家乡,丰富本地文化自觉的力量,开发自己家乡的文化资源保证可持续发展,并因此少一些空巢的村落。

     多元文化是文明发展的基石。但是,很多地方文化在强势文化的强大压力下,都在衰落。撤点并校、大一统的学校学习,使孩子们远离传统的生活仪式,多元文化传承几乎走到了绝路。开发乡土文化教育,将文化传承引入课堂,应该是文化传承的一条必由之路。

     教育部的新课程改革的精神,三级课程制,利用地方课程时间和校本课程时间,使得在课堂上传承文化有了制度上的保证。我们的做法也得到了项目地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和学习的欢迎。

     我们没有强大的力量,但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工作推动力,我们会在推广乡土文化的路上坚定地走下去。 

 

 

 

我们在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