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本教材怎么开发?

 

    编者按

 

    在实行国家、地方、学校三级课程管理下,开发校本课程为环境教育提供了良好平台。那么,如何开发环境教育校本教材?目前取得了哪些成就?开发中还存在哪些问题?环境教育如何与乡土文化教材融合?

 

校本教材怎么开发?

 

发表时间:2013-03-25   来源:中国环境报第4版

网址:

http://www.cenews.com.cn/xwzx/jy/qt/201303/t20130322_738738_3.html

 

李军

 

    环境教育校本教材开发越来越受到中小学校重视。在今年春季“开学第一堂课”上,江西省临川二中全校初、高中各年级180多个班级,近1.3万名学生接受了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环境教育。为了更好地让“环境教育”走进课堂,这个学校组织编写了校本教材《临川二中环境教育读本》,在全校开设了环境教育选修课。同样,在湖北省丹江口市,一套由相关部门组织编写的《环境教育读本》,也于今年春季开学走进了中小学课堂,成为当地学校开展环境教育的校本教材。

 

校本教材开发有哪些成绩和问题?

 

  环境教育成为许多学校开发校本课程的主要选择方向之一,目前课程教材开发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但仍存在“缺位”、“断位”和“错位”现象。

  “在我们美丽的星球上,有一个迷人的处所,那里波光粼粼,绿树成荫,孕育着无数生灵;那里是鸟儿起舞的大舞台,是鱼虾爬虫繁衍的栖息地,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那里就是湿地。”新学期伊始,武汉市华中里小学的同学打开环境教育校本教材《湿地——生命的摇篮》,序言里美丽的文字描绘了一幅湿地美景,深深吸引了他们。

  自从实行国家、地方、学校三级课程管理以来,环境教育就成为许多学校开发校本课程的主要选择方向之一。

  2003年以来,环保NGO北京天下溪教育咨询中心在国际鹤类基金会的资助下,先后开发了《草海的故事》、《霍林河流过的地方》、《扎龙》、《与鹤共舞》等一系列有关环境教育的乡土教材,供科尔沁国家级保护区等地中小学校作为校本教材使用。

  “自然之友”绿色希望行动项目组先后指导湖北省京山县三阳镇小学、云南省保山市潞江小平明德小学等开发了《我是三峡小移民》、《观鸟》、《我的学校——我的家》等环境教育校本教材。

  据环境教育专家徐大鹏介绍,他从2005年主持编写第一本环境教育校本课程教材《我爱母亲湖》洪湖湿地环境教育校本教材以来,已参与或指导全国各地十余本中小学环境教育校本教材的开发编写。据他了解,目前环境教育校本教材开发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

  徐大鹏曾做过统计,目前仅湿地保护教育教材,就有30余种,印刷发行20余万册,遍布全国21个省(区、市),并且形成了长江湿地教材、北京“天下溪”湿地教材、滨海湿地教材、综合类湿地教材四大系列。但徐大鹏同时也指出,目前环境教育校本教材开发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和不足。“教材在编写和使用过程中,或多或少都会遇到一些困难。”徐大鹏以湿地保护教材开发为例介绍说,“主要表现为‘缺位’、‘断位’和‘错位’现象。”

  在开发过程中,教育部门出现“缺位”现象。徐大鹏说,由于教育部门的“缺位”,导致教材开发编写、落实教学、后续发展都面临相当多的困难与不便。编与用的“错位”现象主要表现为,有些编出的教材送到学校使用时,教师反映不好教。环境教育校本教材后续发展的“断位”现象也很严重,“有些教材编印出来后,使用一两年,就不再用了。”

  “天下溪”乡土教材项目负责人王小平表示,环境教育校本教材开发还存在一些中小学领导重视不够、资金和教师人才短缺等问题。在做好教材开发的同时,她希望“天下溪”能为更多学校培训环境教育师资力量。

 

如何开发环境教育校本教材?

 

  要有大纲,并严格按大纲编写;内容要有趣味性,以孩子视角写故事;紧密结合本地特色,挖掘当地环境资源;在传授知识的同时,提高学生动手能力,并注重本校师生参与编写。

  长期以来,我国一直以国家课程为中心,环境教育校本课程主要以选修课或课外校外活动等形式出现。面对日益严峻的环境问题,有必要让学生掌握系统的环境知识,提高其环境保护意识和解决环境问题的能力,这就需要设置固定的环境教育学时,对学生进行系统的环境教育。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开发出适合学生学习的环境教育校本教材。

  那么,如何开发环境教育校本教材?“首先要有一个编写大纲,并严格按照大纲要求去工作。”王小平说,“在大纲中要明确:为什么要编写、要达到的目的、体例要求、课时安排、每一节课的内容等。”她还强调了老师和学生共同参与编写的重要性,“编写的过程就是一个认识和学习的过程,让老师和学生同时参与能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在内容上,王小平表示,要有趣,文字简洁朴实,从孩子的视角写故事,不能简单地进行知识罗列和堆砌。“天下溪”开发的教材就非常注重这一点,如《沃布基的故事》一书,就是以五年级羌族学生沃布基的视角,讲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羌族语言文化等。

  王小平说,环境教育校本教材开发要紧密结合本地特色,充分挖掘本地的环境资源作为教育资源,让熟视无睹的环境成为一种文化,并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引以为傲。

  王小平主张,在环境教育校本教材中设计一些实践性很强的活动,如环境调查等,让知识融汇贯通,以此提高学生解决环境问题的能力。在“天下溪”开发的环境教育乡土教材中,他们特别注重图文并茂,并加入学生自己创作的作品。比如,在《美丽的湘西我的家》中,就配用了大量学生创作的图画等。“学生拿到教材后,充满了亲切感。看到自己的作品也印在了书上,他们能不喜欢吗?”王小平说。

  徐大鹏认为,校本教材开发的基本原则,应倡导“在快乐中学习,在体验中感悟”,注重活动设计,鼓励学生探究创新;也要密切联系生活,关注学生个体经验,尊重师生个性,提供多种选择,便于师生操作运用;另外,要利用信息技术,扩展学习空间,文本教材与实践活动并重,形成综合、立体、动态模式。

  徐大鹏表示,开发编写环境教育校本教材时还应注意,“从各学校实际出发,充分考虑教师能力特长、财力、外援等客观因素,因力而为,不必一味求全求大求高档。一般以专题形式为好,内容应主要以学校及其所在地区的环境资源为开发对象,容量不宜过多(8~12课),实施时间一般不超过一学年。”

 

环境教育怎么融入乡土教材?

 

  每一个地方的浓厚乡土文化中都有很多和环境保护息息相关的东西,应把环境教育有机融入乡土文化中;在乡土文化教学活动中,设计环保游戏和活动,潜移默化地影响孩子。

  编写和推广乡土教材是北京天下溪教育咨询中心的核心项目之一。2003年,“天下溪”以“一方水土一方人”的文化理念,开始在开展环境教育项目的地方尝试编写乡土文化教材。当时,“天下溪”与国际鹤类基金会合作,在草海、鄱阳湖、向海、扎龙、挠力河5个保护区对迁徙的白鹤进行保护。作为项目内容之一,“天下溪”编写了《草海的故事》、《白鹤小云》、《与鹤共舞》、《霍林河流过的地方》4本书,并第一次使用了“乡土教材”。这套乡土教材既有环保的知识,又融入了当地风土人情、传统文化的内涵,目的是想让孩子“在这片随时能感知和触摸的乡土中,建立认识世界的基本能力。”

  “当时,我的同事们在做环境教育的时候,感觉在每一个地方的浓厚乡土文化中都有很多和环境保护息息相关的东西,那些丰富的乡土文化就是当地人成长的根。”王小平道出了“天下溪”开发乡土教材的初衷。

  现在“天下溪”已不单独开发环境教育校本教材,他们希望把环境教育内容有机融入乡土教材中。比如,在《美丽的湘西我的家》中,对吊脚楼的介绍就融入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精神。“我们的祖先从开始就懂得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和保护自然。”王小平认为,一个地方的民居和饮食最能体现人与自然相融相生的。

  在乡土文化教学活动中,“天下溪”设计了很多游戏和活动,其中就有环境教育的内容。

  王小平介绍说,“天下溪”做乡土教材都是先从调研开始的。怀着浓浓的文化情怀,在项目地访谈、采风、考察,恶补当地的文化知识,并在项目地的风情中体验文化与当地自然环境水乳交融的感觉,体味当地先民在与自然环境磨合的过程中沉淀下来的生活智慧。考察后,先确定当地乡土教材的基本方向,然后与地方教育机构合作,组织当地教师组成编写团队,共同讨论编写大纲,分工编写,再经过多次稿件讨论后编辑成教材。

  《美丽的湘西我的家》由“天下溪”和湖南湘西州教科院共同开发,教材编好后进入湘西州9所小学开课使用,龙山二小是湖南湘西州龙山县城唯一的试点学校。王小平说,这本教材的开发编写与国家统一教材不同,并不是专家们坐在办公室想出来的。湘西本地教师撰写了大部分内容,美术作品均出自龙山二小李开奇老师和他的学生之手。

  这本乡土教材以湘西山水城、独具风格的吊脚楼、民歌、民俗、人物等为主要内容,整体风格简洁清新。其中,龙山二小学生们的画作为《美丽的湘西我的家》增色不少。“教材很多地方都融入了环境教育的内容,融入了自然环境的内容,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避免了填鸭式的知识灌输。”王小平说。

 

 

 

项目动态

社会网络